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紅色榆林 > 走進榆林 >

紅色榆林

  • 【培訓動態】陜西省農業廣播電視學校開【培訓動態】陜西省農業廣播電視學校開
  • 【培訓動態】市畜牧獸醫研究與技術推廣【培訓動態】市畜牧獸醫研究與技術推廣
  • 【培訓動態】市農業干部學校開展“倡廉【培訓動態】市農業干部學校開展“倡廉
  • 【培訓動態】市農技服務中心開展“倡廉【培訓動態】市農技服務中心開展“倡廉

聯系我們

座機電話:0912-3531166
李老師:18892120888
劉老師: 13720460690
馮老師: 15029697095
地址:榆林市開發區榆溪大道市委黨校綜合樓10樓

紅色榆林

文章來源:未知 瀏覽次  2019-07-17 10:49

榆林是一塊紅色的土地,是全國著名的革命老區之一,為中國革命的勝利做出過巨大貢獻。
  榆林是陜北革命的策源地,是陜北革命根據地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中國革命史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榆林是中國革命走向勝利的見證地,在這塊充滿希望的土地上,毛澤東運籌帷幄,決勝千里,指揮了世界上最大的人民解放戰爭。
  遍地偉人足跡: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毛澤東、周恩來、張聞天、任弼時、彭德懷、習仲勛、賀龍、王震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先后在榆林居住并開展革命活動。
  誕生英雄的土地:這里誕生了杜斌丞、李子洲、劉瀾濤、馬文瑞、張達志、崔田民、閻揆要、王兆相等一大批叱咤風云的杰出革命家、軍事家,培育了著名民主人士李鼎銘、一代報業宗師張季鸞、國民黨高級將領杜聿明及文學巨匠柳青、路遙等。。
  紅色資源得天獨厚:榆林紅色旅游資源遍及全境,特色鮮明,許多資源具有至高性和唯一性。目前全市有紅色旅游資源50余處,其中極具開發價值的20余處。 2012年5月,“璀璨2012紅色之旅 全國媒體走進幸福榆林”采訪活動中,40多家知名媒體,60多名記者走進榆林。在參觀采訪過程中,記者們深為榆林輝煌的革命歷史和豐富的紅色旅游資源所震撼,并以飽含熱情的筆觸和多角度的鏡頭先后發稿300多篇,引爆了榆林紅色旅游熱。
  未來幾年,榆林將以“轉戰陜北”紅色旅游線路開發為龍頭,全面實施“一線一館兩園六區”重點項目,全力推進紅色旅游產業實現突破發展。
  1924年11月,陜北第一個中共黨組織在省立綏德第四師范誕生,之后黨組織如雨后春筍在陜北大地紛紛建立。
  1927年10月,清澗起義打響了西北地區武裝反抗國民黨統治的第一槍,成為陜北武裝革命的     前奏。
  1928年4月,中共陜北第一次代表大會在子洲縣南豐寨召開,選舉成立了中共陜北特委。
  土地革命時期,陜北特委領導廣大人民開展了艱苦卓絕的武裝斗爭和政權建設,特別是在中央革命根據地第五次反“圍剿”失利和全國各大根據地喪失殆盡的不利情況下,陜北革命斗爭卻如火如荼,不斷發展壯大,在逆境中創建出縱橫幾百里的陜北革命根據地,成為黨中央及中央紅軍長征的落腳點和抗日戰爭的總后方,為黨中央把中國革命的大本營轉移到西北做出了歷史性貢獻。
  1936年2月,紅軍從清澗、神木渡過黃河,揮師東征,毛主席在清澗袁家溝寫下了氣勢磅礴的《沁園春·雪》,成為千古絕唱。
  抗日戰爭時期,為捍衛邊區北大門,王震將軍率359旅回師陜北駐防綏德,黨中央任命習仲勛同志擔任綏德地委書記。隨之,邊區報社、抗大總校等紛紛遷住綏德。陜北人民在黨的領導下,堅守黃河天塹,保衛和鞏固了紅色政權和抗日根據地,為抗戰的全面勝利做出了突出的貢獻。
  1946年10月,在解放戰爭最困難時期,中共中央西北局和習仲勛策劃領導了轟動西北、影響全國的國民黨胡景鐸部愛國武裝起義--“橫山起義”,對促進全國解放戰爭的進程起了積極的作用。
  1947年3月到1948年3月,為了粉碎國民黨軍隊的重點進攻,更好地指揮全國解放戰爭,毛主席和中央機關從延安出發轉戰陜北,先后在榆林的清澗、子洲、靖邊、橫山、綏德、米脂、佳縣、吳堡等8個縣36個村莊戰斗生活近一年時間,與榆林人民同甘苦共命運,結下了深厚的革命友情。轉戰陜北是黨中央和毛主席在解放戰爭中從最艱苦走向最輝煌的一段偉大歷程,是黨中央、毛主席領導全黨全軍英勇奮戰,由戰略防御到戰略反攻的關鍵一年,在中國革命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這段革命歷史及所留下的紅色遺跡值得值得人們永久的紀念。近年來,“重走轉戰陜北路”已成為社會各界廣泛關注并親身體驗的新熱點。

圖片1.png 

 


上一篇:榆林嗩吶
下一篇:榆林美食
三级片动态图_我的美女房东免费观看_久久婷香五月综合色啪秒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