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紅色榆林 > 走進榆林 >

紅色榆林

  • 【培訓動態】陜西省農業廣播電視學校開【培訓動態】陜西省農業廣播電視學校開
  • 【培訓動態】市畜牧獸醫研究與技術推廣【培訓動態】市畜牧獸醫研究與技術推廣
  • 【培訓動態】市農業干部學校開展“倡廉【培訓動態】市農業干部學校開展“倡廉
  • 【培訓動態】市農技服務中心開展“倡廉【培訓動態】市農技服務中心開展“倡廉

聯系我們

座機電話:0912-3531166
李老師:18892120888
劉老師: 13720460690
馮老師: 15029697095
地址:榆林市開發區榆溪大道市委黨校綜合樓10樓

榆林年味

文章來源:未知 瀏覽次  2019-07-17 10:44
說起春節去哪玩,許多朋友能會選擇一些網紅城市,其實,過年,體驗一下一些與眾不同的年味,更有意義。比如,陜北榆林,這里不僅有統萬城、鎮北臺、紅堿淖、白云山、郭家溝這些著名的景點,更有濃濃的陜北風情。
榆林,古稱“上郡,始于春秋戰國,興于明清,明朝九邊重鎮“延綏鎮“(又稱榆林鎮)駐地有“小北京”之美稱。榆林的自然景觀、民俗文化、風土人情融合彰顯著沿黃文化的多元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革命精神。
榆林的春節,有著別處不一樣的美,鑼鼓、秧歌是榆林的標配,喜慶的對聯,紅紅的窗花,映紅了榆林姑娘的臉,歡快的鑼鼓,敲起了幸福年,迷人的九曲,轉出了新生活。榆林,以形式多樣的節目,將春節的喜慶和歡樂一次次的推向高潮,讓榆林從溝里茆里走向了中國,走向了世界!
2019陜北榆林過大年自1月28日盛大啟動,會一直持續到2月底,系列文化活動輪番上演!
舞龍獅,扭秧歌,觀書屋,聽小曲,逛展館,看非遺,品美食,科技巡展,萬達年貨節,燈光展……不用尋覓,濃濃的年味就藏在老街的福字里,就保存在古門上的春聯里,就藏在這綿長的故事里,就嬉戲于孩童手中的燈籠里……
一盞燈點亮一座城,當古老的城墻遇上璀璨的燈籠,萬千銀河,夢幻燈海,美輪美奐。真可謂是:塞上駝城藏古韻,夜色最美夫子廟!
作為榆林的地標,夫子廟網紅街很值得打卡。絢麗的夫子廟夜景,陶醉了無數人。華燈初上,月色泛起,行走在夫子廟的街頭,看著路邊的仿古建筑,細細感受,格外迷人,既有華燈璀璨,也有靜謐安詳。
夫子廟步行美食街更是能滿足味蕾的享受,是“吃貨”們的首選!這里既包含了地道的榆林本土風味,又入駐了全國各地的特色名吃,讓你吃到根本停不下來。在這里,可以讓你靜下心來,慢慢品味榆林與眾不同的美。
就拿吃來說,陜北榆林的鐵鍋燉羊肉,吃起來那可是真的很過癮,熱氣騰騰的羊肉,在大鐵鍋里咕咚咕咚的冒著香氣,讓人垂涎欲滴,加上陜北的拼三鮮,洋芋擦擦,榆林老豆腐以及大燴菜,熱熱火火,堪稱完美。此外,夫子廟多彩非遺,娛樂嘉年華,都能給你前所未有的視覺沖擊。
陜北榆林過大年,舞龍獅、扭秧歌、觀書屋、聽小曲、逛展館、看非遺等等大場面,你想要的濃郁年味兒,都能承包。
陜北秧歌扭起來,大紅扇子舞起來,浩浩蕩蕩,卻團兒不亂,正月一到,熱鬧紅火的陜北秧歌,就在街頭巷尾,鄉村小鎮醉了鄉情醉了心。
腰鼓打起來,跳出紅紅火火的好日子。老腰鼓,作為國家級非遺項目,無論從服裝、道具、扮相、舞蹈動律等都極具特點,同時它也是傳統民俗文化不可或缺的珍寶之一。
曼妙婉轉的小曲兒唱起來,悠悠平韻傳鄉音。榆林小曲,又名榆林清唱曲,是膾炙人口的榆林地方音樂,至今約有500多年的歷史,是國家非物質文化保護遺產。榆林小曲的唱詞,融雅、俗于一體,繞梁三日,余音不絕。
有說有唱,還數陜北說書,用說唱給你道出歷史典故,用說唱給你道出現世生活。聽陜北說書聽的是往事今生,聽的人生道理。
鐵水打花,是陜北米脂縣一種獨特的民間花會活動形式。又叫打鐵花,被視為一種古老的煙火。打鐵花有著“民間焰火之最”的美名。新年期間,米脂縣總會有打鐵花的展演活動,吸引萬千游客。
年末歲初,清澗道情便在黃土高原的山山峁峁里響起來了,高亢渾厚,宛轉悠揚,一曲道情,道出陜北人的鄉情鄉音。
陜北人說:“轉九曲,能消災驅病,能到活九十九”。因此陜北的男女老少每逢燈會一起“轉九曲”?!稗D九曲”,又叫“轉燈”它城城連環、城城相套。轉出了健康,轉出了福安!
“正月里來是新春”,在榆林,春節是不同尋常的,是濃烈的,是熱情的,是蓬勃的……
看了這些,你是不是有點心動呢?據悉,2019“陜北榆林過大年”年俗活動,從1月28日持續至2月27日(臘月二十三至正月二十三),春節假期雖然結束,但是2019“陜北榆林過大年”不打烊!觀榆林美景、網紅街夫子廟各種展演、美食持續進行,可以參觀科技巡展和沿黃風情油畫展,體驗科技展覽,感受科技魅力;可以與冰雪約一場嘉年華的雪韻風情,踏雪尋美,在空港綠淘沙滑雪場體驗雪韻冰魂的美麗傳說,奏響一場冰上運動的“冰與雪之歌”。
品特色年味,就到陜北榆林過大年吧。


三级片动态图_我的美女房东免费观看_久久婷香五月综合色啪秒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